失能,远比你想象的更加残酷。怎么应对失能风险?

不知道大家之前有没有追过《以家人之名》这部剧?

在剧集里,男主凌霄被观众们大骂“白眼狼”——离开了对他有养育之恩的养父,选择回到当初抛弃他的原生家庭。

原来,他的奶奶心梗去世、妈妈遭遇车祸,半身瘫痪、继父当场死亡,还留下一个6岁的继妹无人照顾。

失能,远比你想象的更加残酷。怎么应对失能风险?
▲抛弃自己的亲生母亲面临后半生瘫痪

舅舅有自己的家庭和工作,无能为力;

继父去世,对方一家人想撇清关系;

割舍不下的血脉连接,他选择了留下。

于是,便有了九年未归的情节。

很多人骂他:

失能,远比你想象的更加残酷。怎么应对失能风险?
失能,远比你想象的更加残酷。怎么应对失能风险?

“九年不回来不是白眼狼是什么?他妈是一周都离不了人是吧?”

“就不能请护工吗,多大点事。完全不能理解。”

……

我想,大概是因为大多数人都不了解「失能病人」。

失能病人真的是“一周都离不了人”。

什么是“失能”’?

失能,是指由于意外伤害或疾病导致身体或精神上的损伤,导致生活或社交能力的丧失。轻的,没办法工作;

重的,连穿衣吃饭、移动、如厕等日常行为都没办法独立完成,必须有人长期贴身照顾。

半身瘫痪,重度失能,九年,还算短的。

今天就来说说,失能

  • 失能患者对家庭的影响有多大?
  • 失能老年人超4000万,未来只会更严峻
  • 怎么应对失能风险,分散风险?
  • 谱蓝君总结

一人失能,全家失衡

在剧中,凌霄对妈妈的照顾并没有镜头,十年离别时间也只是30分钟的时长。

然而,在现实生活中,照顾失能患者的艰辛程度,绝非普通人能想象得到的。尤其是精神和经济这两个方面带来的压力。

1、精神压力

长期护理失能病人,属于厌恶型劳动。

什么是厌恶型劳动?就是从事这种劳动,不能获得多少愉悦感成就感,反而越做越容易产生厌烦心理。护理失能病人,就属于典型的厌恶型劳动。

失能,远比你想象的更加残酷。怎么应对失能风险?

身边有个同事的长辈就是不幸中风,长期卧床,需要看护。

从一个生活可以自理的人,变成一个吃饭要靠喂、活动范围在一张床上的失能患者,这种心理落差是极大的。头脑清醒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肢体,甚至连杯子都端不起来……

卧床时间长了,人变得压抑,脾气也坏了,易怒,任性,不讲道理。有时他们说话声音大了,老人就说“我就知道你们嫌我麻烦”;声音小了,又嚷着“什么话不能给我糟老婆子听”;

沟通也困难,有时候一句话要重复六七次。一点点小事就会歇斯底里,然后又陷入自己的情绪中,不听劝的掉眼泪。老人自己难受,作为晚辈,看着也难受至极。

失能,远比你想象的更加残酷。怎么应对失能风险?

2、经济压力

除了精神压力,经济压力也是一座大山。

你知道一个失能病人,需要多少开销吗?

举几个例子——

脑中风患者请护工,只是普通的照顾日常起居,每天50-300元不等,视地区、失能程度、是否私人看护而定;

如果想要做神经康复治疗,那么每天在1700元左右,一年下来就得65万;

失能,远比你想象的更加残酷。怎么应对失能风险?

阿尔茨海默病,每年的额外花销大约5万元,是健康老年人的3.3倍;

根据2014年一项跟踪调查显示,帕金森病患者全年平均支出疾病相关费用占家庭年平均收入的44.8%;

有效治疗帕金森的重要治疗手段之一——脑起搏器手术治疗(DBS)也非常昂贵,进口的起搏器约27万,国产的最便宜的也要11万,虽然已纳入医保,但最高只可支付5万元,剩下的全部自费。

失能,远比你想象的更加残酷。怎么应对失能风险?

因为了解,所以能理解剧里的男主,真的太不容易了。

一个刚成年的大学生,却有一个需要24小时看护的妈妈,一个不懂事的6岁的妹妹,家里没有稳定持续的收入。

无法顾及学业,中途还休学了一年。

在剧中,这十年时间也只是一集的时长,甚至一个照顾的镜头都没有。

因为不好看。

日复一日看不到头的琐事,喂饭,喂水,喂药,翻身,擦洗,还会有眼泪,有谩骂……

这就是失能病人残酷而又仁慈的地方:不至于危及生命,却需要亲人长时间的、无时无刻的近身照顾。对患者,对家人,都是沉沉的精神压力和经济压力。

倘若,当悲剧发生在我们身边,我们能不能有更好的选择?

这不是对自己的诅咒,而是有具体数字支撑的再现实不过的问题。

调查表明,影响老年人失能的首要因素是年龄,65岁是一个重要节点,很多老人第一次出现失能现象就是在65岁左右,年龄越大就越严重。

失能,远比你想象的更加残酷。怎么应对失能风险?

不同年龄段失能状态表

失能的原因有很多种。

慢性病——

根据统计,我国有超过 1.8 亿的老年人患有慢性病,患有一种及以上慢性病的比例高达 75% 。在这里面,失能老人约有 4000 万。

外来伤害——

实际上,当一个人上了年龄,年纪越大,失能、失智的可能性就越大,可能只是上厕所的时候摔了一跤,都会导致失能。

而随着我们国家老龄化问题渐显,未来失能的风险也会更严峻。

失能,远比你想象的更加残酷。怎么应对失能风险?
中国老龄人口占比图

截止到2019年末,我国大陆60岁及以上人口为2.5亿人,占总人口的18.1%。其中,65岁及以上人口为1.7亿,占12.6%。

2035 年占比将突破20%,步入超老龄化社会; 至2050年这一人口结构比例将高达 26.07%,即每4人中就有一位老龄人。

同时,人均寿命也在延长——

失能,远比你想象的更加残酷。怎么应对失能风险?
中国人口预期寿命图

据世界银行估计,至2040年,我国预期寿命将高达80岁。

寿命延长,老龄人口增加,以后失能老人只会越来越多。

试想,在老龄化更严峻的几十年后,在那个老人多、年轻人少的未来,老去的我们将如何应对失能?

1、国家长期护理险

长期护理险,也被称为社保的“第六险”。是为被保险人在丧失日常生活能力、年老患病或身故时,侧重于提供护理保障和经济补偿的制度安排。

失能,远比你想象的更加残酷。怎么应对失能风险?
 2019年《广州市长期护理保险试行办法》

自2016年出台至今,已有15个试点城市,参保人数达8854万人,42.6万人享受待遇。

然而,这个长期护理险还处于不成熟的阶段:

到了哪一级,这些都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;

各地参保的准入资质要求也不一样;

能为失能老年人提供护理服务的从业人员也不多,基本都没有专业、规范的培训;

仅有的少数专业养老机构,要不就是不接收高度失能的老人,要不就是护理费用非常贵……

完全靠长期护理险就想解决问题,够呛。

2、商业长期护理险

但凡用过医保的人都知道,医保是无法为你报销全部医疗费的,尤其是大病;

同理,同为社保功能的长期护理险保障能力相对有限,给付标准偏低,赔付金额与实际护理成本之间差距较大,总体上基本控制在50%-70%之间。

这种情况下,我们就可以通过商业长期护理险来弥补剩下的缺口。

但问题又来了——

失能险虽然在国外已经相对成熟,但在国内还是个新事物,寥寥无几。少数保险公司推出的长期护理险,费率非常高普通家庭很难负担得起

不过,最近谱蓝君发现了一款很便宜的长期护理险,来自横琴人寿。

这款长期护理险,不是单独购买的,而是作为横琴人寿【臻享一生】年金险的附加险。

而且,这款产品现在限时“无门槛”附加长期护理险,也就是说,不需要达到保费标准,也能买到超高性价比的失能保障。附加后费率仅上涨5%-7%,每年就可以拿多1倍的钱!相当于用不到10%的保费增加了一份100%的年金领取!

这对不幸失能的病患家庭非常实用,是个非常人性化的保证责任。

不过,这个优惠是限时的。

过了2020年8月28日要想附加这个长期护理险,还得要主险达到20万元以上才可以。

关于臻享一生年金险的优缺点,可以点击这里查看原文。

下面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款臻享一生附加的长期护理保险:

失能,远比你想象的更加残酷。怎么应对失能风险?

简单来说,就是一旦以后因为意外或者特定疾病(脑中风后遗症、严重阿尔茨海默病、严重帕金森病)而导致了失能,那么就可以每年/每月领取护理保险金了,最高可以领10年。

护理保险金:

领取年金前出险,赔付已交保费2倍;

领取年金后出险,每年给付基本保额/每月给付8.5%基本保额,最高10年;

身故保险金:因病身故,赔付已交保费/现金价值较大者

被保人豁免:确诊特定疾病豁免保费

第一个特点,就是便宜。

比如本来主险每年只能领1万元,那么加5%-7%左右的保费附加这个护理险,一旦以后不幸失能,就能拿多1倍的年金!

5%换100%,划算。

即使在年金领取期前,就已经不幸失能了,也能退还附险已交保费的2倍,不仅不亏,还相当于100%的回报率;

失能,远比你想象的更加残酷。怎么应对失能风险?

如果你还附加了被保人豁免的话,那么在缴费期间出险,就可以豁免主险的保费,甚至同时还可以像上述那样返还附加护理险的2倍已交保费!

失能,远比你想象的更加残酷。怎么应对失能风险?

无论怎么算、何时出险,这个附加险都是非常划算的。

这款长期护理险的健康告知也只有3条,非常宽松:

失能,远比你想象的更加残酷。怎么应对失能风险?

希望大家都能认真思考自己未来的养老前景,未雨绸缪,只要你想要拥有一个舒适轻松、体面的老年,谱蓝君觉得都应该提前做好准备。

有意愿投保、或者想了解长期护理险的朋友,都可以点击下方图片,谱蓝理财师将会1对1为你免费讲解产品、协助规范投保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谱蓝保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pulanbx.com/bxzs/yljzs/33553.html

(0)
上一篇 2022年8月28日 下午6:00
下一篇 2022年8月29日 上午11:40

文章推荐

微信扫一扫
微信扫一扫
分享本页
返回顶部